2008年4月22日 星期二

一直來,抑或等不到的,未來?

為什麼在戒嚴時,民進黨可以於風聲鶴唳中突破威權統治,一步一步獲取執政權,反而在拿下政權,並至少有四成鐵票的支持中,卻面臨崩解的困境。

清大社會學研究所副教授吳介民在對民進黨的研究中指出,這是一種「克勞塞維茲」邏輯的後遺症。

在克勞塞維茲的《戰爭論》中提到,「政治是目標,戰爭只是該目標的手段,而且手段絕對不能孤立於目標的思考之外…戰爭絕對不能視為具有自主性的事物,而應視為政策的工具,戰爭必須隨著政治動機…的變動而變動。」

同樣的邏輯被運用在民進黨對待人民的心態上。民進黨主席謝長廷曾說:「群眾運動是一種手段,一個政治運動的路線或手段,它必須受到一些客觀條件的制約,包括社會、文化等條件的限制…就像武器選擇的問題…。」

把人民的力量當成「工具」、「手段」,因此,一九八八到二○○○年間,民進黨可以藉著農運、工運、學運、參選…的民主力量,扳倒國民黨;但也因為只把人民的力量當「工具」。

於是,在吳介民的研究中指出,「社會性與階級性議題在民主化階段,尤其是政權轉移後被忽略,而排除於改革議程外。」且民進黨執政後,「執政權力的鞏固其重要性高過社會議題」,因此也發生了「承諾的轉向。」陷入克勞塞維茲,只把人民力量當工具的邏輯,民進黨困住了自己,所以會看到他們的檢討仍在「廟堂中」、「派系裡」。

如果跳不出克勞塞維茲魔咒,民進黨根本就掙不出谷底。

—〈民進黨卡在克勞塞維茲魔咒裡 〉


延伸閱讀
等不到未來的民進黨
會不會有一天,台灣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